S1 + 日更 + 第54天 + 斯人 +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?》几个衍生疑问

原著是中篇小说,当然给读者留下了众多的疑问。下面记录几个,有些也许可以在电影中找到些线索,有些也许只能靠自己的发散联想了。

人类的最终命运是孤独吗?

PKD在小说中专门设置了一个特别的人物Isidore,他代表着在科技高速发展中,被新时代遗弃的类型。他一个人生活在城市边缘空无一人的大楼里;他是个“鸡头”,也就是受辐射影响,智力上产生了缺陷的人,由此不能外太空移民。从智力上来说,他甚至不如仿生人,但他却具有很强的“移情”能力。他那么渴望与别人交流,随时准备着同人建立深切的联系(为此在保险箱里存了一瓶酒),他甚至对仿生人也心存善意。这样的人,在面对失去真宠物猫的顾客时,也能迸发出强烈的同情,帮他们找到最好的抚慰方案。他也许是爱上了仿生人Pris,想保护她,想为她提供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地。仿生人在书里确实是非常残忍的,没有移情能力,所以Pris会无视他的感情,利用他之余,还要故意伤害他珍视的蜘蛛取乐。Isidore由此产生了理念冲突,最终也没能保护仿生人。人性中可能真的有孤独的一面,就算人生中会经过很多人,但真正可以陪伴你灵魂一生的人,或者陪伴一段时间的人,都少之又少,非常珍贵。所以也许大多数人到最后都是孤独的,也许这是要制造仿生人的原因之一。在外星世界,生活条件非常贫瘠,拓荒的人类更加虚无孤独,定制的仿生人,可能从某种意义上成为一种精神层面的支持。默瑟的全人类共鸣,同样也是给走向孤独的人类某种沟通和互联的机会。

仿生人到底可以产生移情吗?

文中的仿生人其实也分成不同的类型。Pris,其实她和 Rachael Rosen 是同版。她仿佛是没有任何感情,不会对其他的人或者仿生人产生任何的移情作用,她完全是在利用Isidore,但她好像也希望得到仿生人同伴的陪伴。这种对陪伴的渴望,是一种感情吗?他们同样会感到孤独吗?Rachel本人也挺奇特的。她对主角有任何真正的感情吗?她是被罗森公司制造出来保护其他仿生人的,为此牺牲色相去勾引赏金猎人,让他们对仿生人产生移情作用,以至于不能下手杀仿生人。她真的是完全没有感情的机器吗?她对她使命需要保护的仿生人有感情吗?她为什么要把Deckard的真山羊宠物推下屋顶?我的感觉是她已经发展出某种意义上的感情,所以对没能放过仿生人的Deckard产生了强烈的憎恨,而爱与恨往往一体两面。

罗森公司制造仿生人的意义或者目的是什么?

按照小说的设定,仿生人只能使用4年,但却可以为任何移民外星的人类进行免费订制。这是奢侈品的成本但却具有消费品的性质。罗森公司的运营模式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,他们靠什么赚钱维持下去呢?按照书中的设定,外星开发的利益仿佛也是归于国家这样类型的形态,罗森这类大企业,没有商业利益,他们为什么要制造、维护仿生人?也许这和文中其它没有明确说明的疑团一样,出自某种背后不为人知的阴谋。但到底是什么样的阴谋呢?他们所图的到底是什么?

仿生人为什么一定要回到地球?

在原著小说里面,仿生人追求的东西比较虚无,仿佛是平等自由的生活,可以自我表达的权利。里面那个扮成歌剧演员的仿生人Luft,她的理想就是能够在舞台上表演。这是导致歌剧迷的Deckard对她产生移情的主因,他觉得Luft唱得不输历史上经典的女高音(Luft的原主人如果这么订制了这样的仿生人,难道也是用来奴役的吗?)。但是仿生人回到地球,其实也很难融入人类生活,一直被追杀,必须小心翼翼的生活,他们并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。小说里对于仿生人在火星,或者外星世界的悲惨生活,没有特别的描述,只能想象他们作为移民人类的伴生工具,常常被当做奴隶一样使用,可能确实很悲惨。据说曾经有美国教授把仿生人的经历,类比成美国黑奴的历程,可能是有一定的道理。

默瑟主义和老友巴斯特的来历?

文中结尾的部分,老友巴斯特惊人爆料,揭穿了默瑟是虚构人物的事实,给大多数信仰默瑟主义的人当头一击。但其实这双方面的人物都很神秘。默瑟就算确实是被人虚构出来,由前好莱坞落魄演员饰演的角色,但对人类共情的倡导和锻炼,到底具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呢?创造这个虚构宗教体验的背后势力是谁?他们的目的是什么?作者也许是想留白,也可能本来打算在后期的作品中扩充。老友巴斯特仿佛代表了仿生人的利益,他一天23小时的输出宣传内容,Isidore把他当作与默瑟竞争的另一种宗教信仰。他可能背后是大企业罗森,他也是罗森制造的仿生人,可能和Rachael一样,也是同版多产,持续输出有利于企业的宣传。他揭穿默瑟的目的,可能是想刺破人类对于自己"移情"能力的认知,为进一步突破仿生人和人类的区隔努力。但最终作者还是让默瑟主义占了上风,不管是Isidore还是Deckard,在默瑟被揭穿之后,反而自己升华出默瑟式的思想。这两段其实写得相当梦幻,这里默瑟出现在他们身边,给他们精神甚至是物理上的支持,这是他们自己的幻想,还是某种超验的体验,或者真是有更高智慧的生物在默默指引人类前进的方向?Isidore 得到了蜘蛛,Deckard得到了蛤蟆,也许都是电子宠物,但这些电子宠物拯救了他们的灵魂。

回应主题,仿生人会做梦,他们应该总有一天也能梦见电子羊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